本文转载自:美文学分享网

荷兰的教育:不追求所谓的「第一名」,6分即可

6分就够好了

不崇尚竞争的荷兰小学教育很有趣,没有所谓「班上第一名」的目标可以追求,中学教育也是相同的道理。只要进入特定的类组就读,平均分数只需要保持在满分10分的6分──也就是及格分数,就能继续接受这个程度的教育。在此,我必须清楚说明,荷兰的成绩系统和英美不一样,并非根据百分比计算。在荷兰,错误就扣分,而满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,因此大多数的学生,分数都会落在6到7分,而这样的分数就足以取得毕业证书。

以高中毕业来说,平均分数为6.4,仅有不到10%的学生能够取得平均8分的成绩──这已经算是非常高的分数。在学术类组(VWO),如果学生能够以及格的成绩毕业,表示他们的程度足以在大学取得一席之地,绝对不会有在英美泛滥的「成绩灌水」问题。正因如此,学生不会为了挤进大学追求最高分,竞争状况也不至于恶化,似乎是相当公平而且可避免菁英主义的教育体系。文化历史学家何尔曼.普莱(HermanPleij)近期发表了有关荷兰认同的研究「绝对有可能」(MoetKunne),其中详细说明了荷兰的教育政策。他指出,荷兰教育政策聚焦在最大范围具备中等能力的一群,而不是成就最高的一群:

透过把中心目标设定在「让最多学童与学生拿到文凭」,也就是将所谓「中庸之道」概念贯彻到各个层级的教育系统。因此,及格成绩就够好了,而如果想要表现得更好,完全是个人选择。

 

亚里士多德的「中庸之道」(goldenmean)指的是平衡的中间点,可以避免两个极端的缺失,这是荷兰思维里很重要的中心概念。前文提到的常见用语「不必大惊小怪,眼前的情况已经够疯狂了」(Doemaargewoondandoejealgekgenoeg),也是相同的道理。尽管学校里没有强烈的竞争氛围,荷兰人还是在注重想法、有创意以及具备创业精神的事业表现杰出:看看那些知名的荷兰艺术家、设计师和建筑师,更不用说有21名诺贝尔得主来自荷兰。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维基百科上的荷兰发明列表(包括DVD、CD、蓝芽和Wi-Fi)。然而,现在的荷兰教育制度却也面临一些内部批评声浪:荷兰国内有一波新势力主张:让强者更强。普莱则公开反对这种做法,他认为「适中」及「平均」是荷兰体制不可或缺的一环,因为这能囊括和保障最多数的学生。如果改成重点培育表现最佳的极少数人,将会降低人民整体创新能力以及整个国家的发展与健康。目前荷兰学校制度的优点,在于积极延长孩子的学习之路,而不是让他们为抢夺第一名而相对削减了学习的机会。

 

我决定和认识最久的荷兰好友艾文以及她母亲,谈一谈学校的事。艾文和我年龄相近,她的大儿子和我儿子在托儿所变成最好的朋友之后,我们也变得熟识。艾文是个身形匀称的金发女性,先生是前奥运选手──和她同样高大且一头金发,夫妻和两个可爱又喜欢运动的儿子是快乐的一家四口。一个夏日午后,艾文和母亲一起来到我家,享用午茶和花色小蛋糕。艾文的母亲宝琳是位70多岁的优雅女性,曾经在教育部门担任特殊需求顾问。她说自己不怎么在乎3个小孩就读的是哪一种学校,之后接受的训练类型才更重要:「你是什么样的人才是重点,你的兴趣是什么?青少年时期在周六打什么工?如果你想读大学,就需要VWO证书。至于是以6分或10分拿到证书,根本无关紧要。」总之,最后她的3个孩子都从事了和训练领域不太一样的工作:一个女儿本来念法律,现在则是为儿童制作影片;另一个女儿在学校是专攻南美洲研究,现在却在百货公司就职;艾文接受的是护理师训练,现在则是自由作家。对她们的母亲来说,这证明了一件事:到头来,学校生涯并没有那么重要。我问艾文对两个儿子有没有什么期望,她说:「如果他们想要走运动这条路,我希望他们可以进去好一点的队伍。至于在学校方面,大概,只要他们开心就好吧,至少有一部分是这样。不过,我也有点私心,希望他们有好表现。」我不认为艾文真的属于那一小群集中在富裕区南阿姆斯特丹(AmsterdamZuid)和谷伊(Gooi)──这一带邻近希尔弗瑟姆(Hilversum),是荷兰最像好莱坞山庄一带的地区──的高标准家长,她自己也证实了这一点:「就算哪个儿子没有进入学术类组,我也绝不会烦恼到睡不着。」

Leave a Comment